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挣脱好莱坞束缚

性情 时间:2019-02-13 浏览:
韩松落《疯狂的外星人》评论分化得很厉害,也有人说,这是一部了不起的电影。我也赞同这个说法。那么,这部电影了不起在哪里呢?美国人用外星人文化,占有了外星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评论分化得很厉害,也有人说,这是一部了不起的电影。我也赞同这个说法。那么,这部电影了不起在哪里呢?

美国人用外星人文化,占有了外星人文化的全部解释权。当我们想起“外星人”,其实想起的是“美国人的外星人”,形象、性格以及他们和地球人接触的方式,都已经被美国人用电影、电视剧、纪录片、小说、漫画、新闻,乃至各种小道消息、通灵实验、异能人士的讲话给限定了。

但宁浩不信这个。在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里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和“美国人的外星人”完全不一样的外星人。这个外星人的外形不好看,智慧并没有更多,性情也没有更讨喜,落到地球上,又离开超能环,就失去全部优势,和一只猴子没什么两样。不得不委曲求全,被世界公园的驯猴员耿浩和他的伙伴大飞当猴耍,甚至被折腾得奄奄一息,也曾经拿香蕉骗猴子帮忙,也曾经骑着自行车逃跑,却都没能奏效。

而当他拿到超能环,显示了自己的能力之后,又被世俗圆滑的耿浩和大飞,用示弱、讨好、谄媚和一顿火锅几瓶酒给糊弄过去了。他的表情没有更生动,看上去永远是那么阴恻恻、浑浑噩噩的,像一个上当购买了保健品的小职员。他也没有更丰富的感情,没有自发的宽容,没有夸张的感动,就是那么被摆布着,而且很容易摆平,只要几句江湖话术,一些怀柔安抚。

这是在好莱坞的外星人电影里完全看不到的一种形象,一种性格。我们习惯了的一切,期待的一切,全部落空。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是一部挣脱好莱坞引力束缚的电影,它解构、推翻、讽喻,让一场天煞地球战,被火锅和白酒还有两个小人物的油滑给轻松消解掉。

宁浩不相信好莱坞构建出的那个世界里的一切,不相信外星人必须智慧而宽容,慈悲而广大,不相信外星文明坚不可摧,不相信地球上的精英在和外星人对话的时候,会精干而高效,悲壮而勇决。更不相信这种相信培育出的一切话语方式,面对外星人,那种仰望的,尊崇的,作聆听状的,甚至带点撒娇的、祈求的姿态。

它借用了好莱坞的外星人文化,作为一个故事的起点,却试图解构、推翻这个神话。解构的方法,就是细细地讲述,外星人和中国的小市民之间发生的事。小市民虽然很落魄,面对外星人,竟然不惊不诧,有一份天然的笃定,甚至完整地保留了自己的尊严和腹黑。最不可思议的是,他们竟然不动声色地,把外星人拖到自己的语境里去,把外星人当猴耍,让外星人吃火锅喝白酒。

我们在这个故事里,看到了熟悉的一切,从处世方式,到看待身外世界的方式。而这样一个故事,又被用来解构好莱坞的外星人权威,这里面有双重的意味。这就是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的了不起之处,用了好莱坞的外星人文化作为材料,却用最中国的方式把它给打碎了。

要说自信,这才是自信。像对方,变成对方,都不是自信。像对方,套用对方,接近对方,在空虚中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观,才是重生。

所以我们会觉得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熟悉而陌生,笑料百出却笑得不那么舒服。因为,当你解构了这一切,幻灭感也就油然而生,还能依傍什么,还能相信什么,当你绕开了这一切,走进荒天野地,却发现,同伴并没有跟上,荒凉感油然而生。

热闹的花果山,其实是另一个无人区。